^O^High cold girl ^O^

【博君一肖】贪欢 20

 

 

 

 

 

 

 

2.0

 

 

 

送走了人,肖战关上了门,回望餐桌上那一片狼藉,忍不住叹气,转头便见那缩在沙发角落上的人,也不知道到底是醒着还是醉了。

 

他走过去拍了拍王一博有点滚烫的脸蛋

 

“醉了?”

 

王一博哼了一声,没有了下文。

 

肖战摇了摇头,从卧室里抱了毯子出来,盖上他的肩头。

 

那指尖才触碰到他的肩膀,那迷糊的人却是突然睁开眼盯住他,好像是被惊醒,一双眼眸如同黑夜里的猫头鹰带着警惕的光。

 

待看清楚肖战的脸庞后,吸了吸鼻头,才又呼出柔软的气息,手臂用力的一勾,将肖战拖上了沙发。

 

浓烈的醉人酒香将肖战包裹,那禁锢着他的怀抱炙热。

 

肖战推了推王一博肩头“臭死了你,起来洗澡了。”

 

那人也不知道到底听懂没,只是又哼唧了一声,毛茸茸的脑袋就拱在了肖战的肩头,声音沉却软

 

“哥……”

 

“嗯?”

 

王一博亲昵的蹭在肖战的脖颈闷闷得道

 

“真的是你吗?哥。”

 

肖战不禁轻笑,抬手指尖轻柔自己肩膀处的脑袋

 

“是我啊。”

 

“我终于,终于,又能在你身边了。”王一博说着声音却浸了水一般有些软,那发丝柔软蹭在脸颊让肖战觉得轻轻的痒

 

“你知道吗?我曾经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王一博说的平淡,肖战却觉得心脏的某一个地方,轻轻的被触动,他将人抱紧了一点

 

“怎么会呢?我一直都在啊。”

 

“那一次,在金三角的死人堆里爬出来里的时候,我看到了那里的第一缕晨光,我当时就在想,还好,还好我活下来了,我可以去见我真正的光了。”

 

王一博说的平淡,仿佛是另外一个人的故事,肖战却知道,他经历的,比他想象还要恐怖一百倍。

 

肖战莫名的有些颤抖,他低语道“那么难,为什么不回来找我?”

 

王一博淡淡道“我被人掳走,想把我卖到偏僻的小山村,在路上,遇到了我师父,就是我的长官。他当时问我,要不要送我回家。”

 

“我问他,何为家?他告诉我,住着自己想拼命保护的人的地方,叫家。”

 

“你就是我的家,你知道吗哥,你就是我的家。”

 

“我不想再做任人宰割的小孩了,我想长大,我想变得更强,这样我才能保护你。”

 

“保护……我们的家。”

 

肖战抖得更厉害了,他觉得自己的眼眸酸得不像话,下一秒那滚烫的液体仿佛就要流下来。

 

他抱着的这个少年,曾经也不过是个需要自己保护的孩子。

 

不肯说话,有些倔强,却乖巧得让人心疼。

如今却已经长成了翩翩少年郎的模样。

 

他的少年啊,历地狱而来,却依旧抱着那颗炙热的心,沉甸甸的想要交到他的手上。

 

肖战已经太过于习惯在俗世的红尘中,历经那些利用,那些背叛,那些龌龊了。

当有一个人,捧着那颗干净滚烫的心,什么也不求,什么也不为。就只是,想要捧到他面前的时候,肖战是无措的,他不知道到底该以怎么样的姿态接住那颗心。

 

一晌贪欢,却是命里羁绊。

 

肖战拍了拍王一博低声道“睡吧,你醉了。”

 

王一博放开他,那眼眸澄澈干净,他望着肖战却忍不住自嘲的笑了

 

“肖战,你真是奇怪。”

 

“以前,你觉得我是坏人,觉得我杀了那个狗仔杀了那个贪官的时候,你还可以在与我恣意贪欢。”

 

肖战的眼神闪烁了一下“你……”

 

“我知道,你怀疑过我。”

 

肖战抿唇不语。

 

“我魑魅魍魉,你同我寻欢作乐。我清清白白,你却避我如鬼怪。”

王一博说着,自己都忍不住自嘲的笑了。 

 

肖战坐起身,望着窗外淡淡道

 

“大概,因为有的时候人的心,比魑魅魍魉更可怕。”

 

“你没说,全部的实话。”王一博道。

 

“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我是易正的儿子。”

 

王一博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如同巨石砸在了肖战的心脏人,他瞳孔都收缩了一下,声音颤抖

 

“你,你知道……”

 

“我们加入部队之前,祖宗十八代都会被查清楚。”王一博回答得轻松

 

“所以我很早就知道,我跟他有血缘关系。知道他曾经搞大了一个女人的肚子,却不能把那个女人带回他高贵的家族之中,最后那个女人将他的种,丢弃到了街上。等他知道,想找那个孩子的时候,那个孩子已经被人捡走,拥有了一个温暖的家。可是他不知道的是,他当时那个高贵的贵族老婆,背着他找到了那个孩子,企图把那个孩子送到偏僻的山村去,就是为了保证自己的孩子能继承全部家产而已。”

 

“但是你知道讽刺的是什么吗,是那个自诩高贵的女人,到病死,都没有生下半个儿子。”

 

王一博就像在说一个跟他无关的别人的故事,他接着道

 

“但是,那又如何。”

 

“对于我来说,那些人,都是陌生人。”

 

“我的人生,就只为你而来。”

 

肖战在巨大的震惊里,久久缓不过神来,原来,一切的一切,王一博早就已经知道了。

 

可是他不在乎。他甚至不在乎这个世界。

他只在乎,这个世界上的肖战。

 

他是从地狱爬出来的人,他不爱这个人间。

却仍然感谢,这个人间孕育了他的肖战。

 

“还有些事你不知道,比如……”肖战深吸了一口气

 

“比如,我跟你父亲。”

 

王一博不说了,一双眼眸望着肖战幽深无比。

 

“你失踪以后,他找到了我,我当时很愧疚,我弄丢了你,所以一直想办法陪伴他,想让他冲淡失去儿子的悲痛。”

 

“他不是个好父亲,但是他是个好人。当时,我家中突遭变故,我放弃设计,进娱乐圈,也是因为来钱更快而已。但当时如果没有易正,我可能真的挺不过来。他照顾了我,很多年。虽然,我们两个之间,什么都不没发生。”

 

“但是,他是我最重要的朋友,是亲人一样的存在,我实在是……不能接受自己跟朋友的儿子搞在一起。”

 

“在我心里,当年的那个孩子,是我的弟弟。”

 

“所以,现在这样的关系,真的让我很尴尬。”

 

肖战轻声道,他声音虽轻,但是却是每一个字,都是发自肺腑,终于是将压在他心头像石头一样的纠结,都说了出去。

 

“你的意思是,我们两个之间,就是一个误会是吗?”王一博凝着眼前的人一字一句的说

“我们经历过的所有,都比不上你跟易正的十年是吗?”

 

“你又来了。”肖战拧眉

 

“我只是需要时间,王一博,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事,我需要时间,来消化这些事。你能不能不要逼我了。”

 

王一博的身躯剧烈的起伏了两下,望着肖战的眼眸通红。

 

他猛的站了起来,声音暗哑

 

“好。那从今天开始,我不会再缠着你了。”

 

说着,他转身推开了门,走入了夜色中。

 

摔门的沉重声,仿佛是摔在了肖战的心上,让他的心脏都忍不住跟着颤了颤,他颓然坐在那里,突然无措。

 

王一博一走,偌大的房子瞬间静得可怕,偶有窗外呼啸而过的汽车声,就像是划开锦帛的利刃,留下来的只有更加孤寂的空洞。

 

一室的清冷里,还能闻到久久不能飘散的火锅味,餐桌上的狼藉还在,可是刚刚那种暖人的温度,却仿佛被一下抽干了。肖战坐在沙发上,身上却忍不住发抖。

 

刚刚王一博躺过的沙发上,还有不平整的形状,手触碰上去,仿佛还能感觉到那炙热身体的余温。

 

肖战面无表情的缓慢起身,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进了浴室,在浴缸里蓄满热水,站了半晌,直接跨了进去。

 

有些滚烫的水,一下就淹没了他,可是他还是感觉到冷,甚至他好像感觉到了自己的牙齿在打寒颤。

 

他忍不住抱住自己的双臂,环住自己,想要缓解那种莫名其妙的刺骨寒意,然后闭上了眼,缓慢的沉入了浴缸中。

 

那湿热的水淹没了他,窒息的感觉一下就涌了上来,他整个身躯都在水里,一切的一切,都被隔离在外,整个世界都仿佛只剩下他一个人。

 

以前肖战思绪混乱的时候,他就会这样做,最后在隔绝了世界的水里,他会慢慢的冷静下来。

 

可是这一次,他闭上了眼,淹没在水里,他看见的,是那个少年的脸。

 

第一次出现在他面前,那冷漠清冷的样子,那在他身体里温柔缱绻的样子,那骑在摩托车上恣意张扬的样子,那陪着自己仰头望着天空的样子,还有踏着人间尘土款款的坚定向着自己而来的样子。

 

那无数的样子,一点点从记忆中涌来,塞满了他的世界。

 

肖战猛的从水里挣扎而起,他喘息着,茫然的望着四周。

 

没有人。他的少年,在刚刚,离开了他。

 

肖战的目光落在了洗手台上,那里有两只相靠在一起的牙刷,一旁的挂着一粉一蓝的两条毛巾,而自己触手可及的浴缸旁,放的,是王一博习惯的蔚蓝沐浴液。

 

那清冽的雪松味仿佛正从那黑色得瓶身中泄了出来,很冷,甚至刺鼻,没有了肖战平日里喜欢的那种,干净纯粹清润的味道,因为那个用身体的温热挥发掉前调的人,已经不在了。

 

肖战望着洁白的瓷砖,他才意识到,原来王一博早就以一种强势的姿态,塞满了他生活的每一寸。

 

贪恋太过于暖人的欢愉,终究是让他上了瘾。

 

他猛的站起了身,边走边换上干净的衣服,发丝都没来得及擦,抱着一件外套就推开门走到了夜色里。

 

此时已经是凌晨了,街道上早就没有了人。

 

肖战一个人抱着外套,在冷风中瑟瑟发抖的寻找着。

 

王一博走的时候,明明什么都没有带,穿着薄薄的衣衫就走入了夜的冷风里,肖战心里有些焦灼,这么晚了,他又能去哪里。

 

他拨通了宽哥的电话,收到的却也是王一博没有在的消息。

 

王一博的社交圈,单调的可怕,他一个人去哪里了呢。

 

肖战在昏暗的路灯下,婆娑摇曳的树影里寻找着,那记忆中的感觉涌了上来。

 

很多年前,也是那么一个夜晚,他一个人走在空旷的街道上,一遍一遍的寻找他的狗崽崽。

 

那被冷风灌喉的刺痛感,仿佛都还在身体里,他却居然推开了好不容易,找回来的狗崽崽。

 

肖战的眼眸突然有点涩,他走了好久,却是依然不见王一博的身影。

 

就在他已经感觉双腿没有力的时候,他终于,在空旷的小区后门湖边空旷的平台上,看到了蹲在了花坛边的王一博。

 

昏黄的路灯落在他抱膝的身躯上,与肖战记忆中,他捡到王一博时那么像,周遭都是漆黑的他依靠在那唯一的光源上的样子,让肖战眼眶里的液体一下就忍不住涌了上来。

 

他悄声的走近,在他身旁停下。

 

王一博抬头望他,两个人沉默以对。

 

肖战以为,王一博肯定会说点什么,至少会说点气话。

 

可是王一博却是沙哑的开了口

 

“我以为,你再也不会来找我了。”

 

然后对着肖战伸出了双臂,轻声道

 

“抱。”

 

肖战立马感觉有滚烫的液体,从他眼眸里滴落了出来,他蹲下身,紧紧的抱住了王一博。

 

王一博在他肩头蹭了蹭,突然从背后掏出来一坨不明的东西。

 

“我给你买了这个。”

 

肖战挑眉看着那一坨花花绿绿的东西,忍不住笑“烟花?你这个时间还能买到这个?”

 

“好吧……我早就买了,偷偷藏在楼下的,本来是想给你个惊喜。结果,我们今天吵架了。不过,我还可以用这个哄你开心,虽然不够惊喜了。”

 

王一博撇嘴,一张脸因为酒精又吹了冷风有点红。

 

“那我装作不知道,等你点好了,我再睁眼好吗?”

 

说着肖战闭上了眼,然后就感觉到一旁人牵着他走了几步,到了空旷的地方。

 

接着就听见了,烟花在天空炸开了的声音。

 

他睁开了眼,看着那个少年,从烟火的火光中,冲他跑来,那炫彩的烟花在他身后绽放着。

 

肖战忍不住向他伸出了双臂。

 

王一博快速跑了几步,到他的身边,抱住了他,肖战湿润的发丝蹭在他得脸上,王一博抬手帮他把帽子盖上,亲吻了一下他的额头。

 

肖战望着天上绚烂无比的烟火,在黑夜里,绽放出最美的火光,划开了那夜的黑幕,在这冷夜里,用他短短一瞬间的灿烂却温暖了肖战的眼眸。

 

肖战仰头望着天空,那玻璃珠一样透亮的眼眸里,印着灿烂的烟火,他低声问

 

“怎么想到给我放这个了?”

 

王一博抱着他在他耳边轻轻的说

 

“我以前,看过一个你的视频。你一个人,站在人群里,望着天空,那个样子很美好,却很孤单。”

 

“所以,我想,你总是愿意有一人,陪你看烟火的。”

 

肖战轻轻的笑了,侧头轻吻了一下王一博

 

“谢谢你。”

 

谢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照亮了我的整个夜空。

 

“肖战。”

 

“嗯?”

 

“你不是说,我们的关系很尴尬吗?”王一博突然问道。

 

肖战沉默了一下“只是……”

 

“所以。”王一博打断了他的话

 

“我们建立一种新的关系吧。”

 

不是老板保镖,不是哥哥弟弟,不是床伴火包友。

 

是——

 

“男朋友关系。好吗?”

 

 

 

 

 

 

 




《拜托舞担和主唱赶紧和好》6

Bo神一直到洗完澡从隔间出来,眼睛还是红红的。他在腰上裹了一个大浴巾。却看到小赞已经火速冲完澡给自己套了大白t大裤衩从隔壁跑出来了:“web,我看看你的眼睛!”说着就往老王跟前凑。

web有些不自在的躲了一下:“没事了!”

小赞离得挺远都看到他眼睛红了,也急了,扯了他一把:“你别动!让我看看!”

他凑近老王跟前皱着眉头看,雾气昭昭的浴室里Bo神的脸有些红。俩人凑的挺近一时谁都没说话,还是web先把头撇到一边:“你看完了吧,没事的。”

肖老师干笑:“应该没事,回去我给你找眼药水。”说完他就扭过头去,迈着大步子先走出去了。

卧槽,Bo神这人不能细看,看的越仔细,越好看!


晚上小赞做梦,梦见他们还站在雾气里,Bo神温顺的看着他,对他说:“你能给我画个跟雅马哈蓝一样的绿色吗?”

小赞猛的惊醒,这个梦真是又可怕又诡异。

梦里很温顺漂亮的人,此时头发炸着正团在他旁边,听到动静还回头跟他打招呼:“醒了?”

肖老师疑惑的看了一下web的黑眼圈:“你到底睡没睡啊?”此时小赞还不知道,大名鼎鼎的Bo神是个怕黑的崽崽。


今天上午不能练习节目了,节目组要组织他们拍摄自我介绍的小短片,工作量巨大,造型师跟化妆师呼啦啦来了一群。小赞除了幼儿园登台表演涂了个大红脸蛋外,这还是第一次化妆。粉底一上脸他就开始觉得痒,想动手挠,高冷化妆师小姐姐还不让。为了分散注意力他就盯着对面被人摁在那里一阵操作的Bo神看,发现这人真是浓妆淡抹总相宜,是个美人!

小赞此时对自己的美貌还没有一个正确的认识。

小姐姐给他化完妆挺冷酷的问他:“能不能合个影?”

肖老师:“额……没问题!”

合影的时候小赞很配合的脸凑在前边,笑的又傻又甜。


他收拾好晃到Bo神身边,Bo神问他:“你的笑容不要钱吗?”小赞被问懵了:“啥?”

web看着他无辜的大眼睛还能咋滴,只能一口老醋往肚子里咽。感觉来《星辉》没几天,主要心理波动就是喝醋了。哎!王甜甜也不容易啊。


等待拍摄的过程中,web发现一会功夫,小赞又不见了。他叹了口气又开始在这个巨大的摄影棚里找人。内红头发队友正仰着脖子在旁边睡觉,小赞没跟他在一起。Bo神找了一圈开始有点慌了,小跑起来。结果最后发现这货在道具堆满的角落里窝着,脚踩在一张纸,鞋捧在手里,正拿着一根画笔在鞋上描来描去。你永远不知道赞比的脑袋里在想什么。

Bo神松了一口气,走过去半蹲在他身旁,很无奈的问他:“你在干什么?”

小赞举着手里的高帮帆布鞋给他看:“你看,我在画画。”他画的倒是很可爱,是个追水母的海绵宝宝。王老师看了忍不住笑了,他说:“你给我也画一个吧。”

肖赞还是识货的:“你这鞋……应该挺贵的吧。”好像还是全球限量款。

老王却不管:“你给我画!”


于是全球限量款的鞋子上多了一个蠢萌蠢萌举着水母网的派大星。小赞把两只鞋放在一起:“海绵宝宝和派大星是很好很好的朋友。”他说完还往自己身上扯“咱俩也是!Bo神,我回去之后一定会叫我亲戚朋友都给你投票,pick你的!”

到时候我就指着大屏幕里的男生说,我俩以前认识,关系还不错呢!



后来的后来,这两双出现在宣传片里的鞋子,成为了他们第一批cp粉入坑的经典大糖。





————————————

Bo神:谁要跟你做朋友,我要做你老……

虽然不长但是糖分够啦~~


【博君一肖】片场日记

  (一)

  众所周知,王一博是个高冷的人。

  肖战:“众你丫的周知。”

  在第n次被打到手背后,肖战捂着发青的手背指着狂笑的王一博喊:“以后谁再说你高冷我第一个跳出来反对,胜负欲这么强的吗王老师?你居然还笑得这么狂妄你扪心自问一下你是人吗王一博?”

  “肖老师你反应太慢了这不能怪我。”王一博拉过肖战的手看了一眼,“待会儿我跟场务找个冰袋给你敷敷,也没有青得很厉害,正常嘛。”

  肖战迅速抽回手揍了一下王一博的肩。

  

  

  

  (二)

  夜晚的屋顶上,两人并排而坐。

  肖战一时兴起问:“王一博,要是我和摩托车掉水里了你先救哪个?”

  王一博皱眉:“摩托车掉水里一些零件会进水坏掉的。”

  肖战:“不,假设捞上来还是好的。”

  王一博:“这个假设不合理,就算没坏掉下去肯定磕磕碰碰的也许会掉漆。”

  肖战:“别较真嘛,咱就假设捞上来还是原样。”

  王一博自信微笑:“我绝不会让摩托车有掉水里的机会,你休想。”

  肖战:“……所以我搁水里泡半天你压根没想起来我是吧???”

  

  

  

  (三)

  棚子里两人拿着台词本,王一博低头研读台本,肖战挂在王一博身上边捣乱边看棚子外的工作人员穿着雨衣架起人工降雨的莲蓬头。

  肖战凑在王一博耳边道:“王一博我跟你讲哦,那个莲蓬头超猛的,我上次被淋的眼睛都睁不开,这次也终于轮到你了哈哈哈,我们雅正的蓝二哥哥要被淋成落汤鸡了,哇塞塞,想想就很爽。”

  王一博翻了一页剧本,没答话,嘴角微勾。

  到了正式开演的时候。

  肖战骑在马上,被雨淋得无比悲伤,一看到王一博打着伞过来,更悲伤了。

  导演:“看到蓝忘机拦着魏无羡要更伤心,这种知己陌路的情绪要出来,对,就是这样,阿战表现的非常好,蓝湛别偷笑,镜头马上到你了。”

  

  

  

  (四)

  拍戏间隙,肖战和师姐跳完极乐净土后一块儿玩书里的梗。

  “天天就是天天,阿羡既然学了就要天天练习别偷懒哦。”

  “哎呀师姐你放心你教我的动作我都记住了,不过天天太累了,三天一次成不成?”

  王一博坐在棚子里的躺椅上看似闭目养神实则耳朵竖起听着。

  天天似乎是一个他不知道的梗,听起来蛮有趣的。

  思考了一会儿,王一博打电话给助理:“你帮我找个完整版的书给我,电子也行,嗯,一定要完整的,不是上次你给我的删减的,越快越好。”

  

  

  

  (五)

  又是一次斗嘴,王一博嘴炮不过肖战,突然举起手中的避尘转移话题问道:“肖老师考你一个问题,一般剑柄都是扁的,你知道为什么我这个避尘剑柄是圆柱的吗?”

  肖战被这车速震撼到了,嘴炮如他竟一时卡壳不知道怎么反击。

  王一博笑得高深莫测:“我潜水的时候看弹幕里有句,避尘洗洗还是把好剑。”

  肖战摸摸鼻子:“王老师你不对劲,你丫看的不是删减版的嘛?!”

  王一博一字一顿:“香,炉。”

  肖战:“……”

  王一博继续正经脸:“我还看了香炉的漫画版,肖老师您要资源吗,我们可以观摩切磋一下。”

  王一博把观摩切磋这四个字说的大义凛然,肖战差点扑上去咬死他。

  

  

  

  (六)

  打是打不过的,一番干架下来肖战被避尘啪唧拍到桌上。

  王一博委屈喊:“哥,你又打我。”

  肖战道:“??你先把按我腰上的避尘拿开?!”

  这个体位十分地不妙,肖战心里警铃大作。

  王一博意简言赅道:“不。”说着还把避尘剑柄往一个不可描述的地方移了移。

  肖战撕心裂肺喊:“你就嘴上喊哥哥,你行为上有把我当哥哥吗?江澄你死哪儿去了快来救我,导演!师姐!蓝曦臣!来个人啊!”

  王一博道:“你喊破了喉咙也没人来救你。”

  肖战:“……”

  

  

  

  (七)

  肖战最终还是在路过的温宁小天使帮助下逃离了避尘的掌控。

  然后躲在温宁后面冲王一博做了个奇丑无比的鬼脸。

  肖战嚣张地比食指:“王老师,你看了未删减的脑子里只剩下这些了吗?啧啧啧,没想到啊没想到,给我抄六百遍家规思过一下!”

  王一博皮笑肉不笑地哼哼。

  肖战笑眯眯道:“我可比你正经多了,我印象最深的你猜是哪句?”

  王一博道:“哥你这可为难我了,那么多字儿的书我怎么记得清。”

  温宁:“那个没什么事了我先走一步。”

  跟着温宁嬉笑着打闹送他出棚以后,肖战回头伸出食指大拇指比出一个独特的肖氏大心。

  王一博看他笑得灿烂,耳里听得真切,

  

  “你特别好,我特别喜欢你。”

  

  

  

  

  

  

  

  

  

  

  

《拜托舞担和主唱赶紧和好》17

写在前边的话:除了战羡×博机,所有人物均为原创角色,幸运的、辛苦的,都是新的人生。

谢谢大家关于剧情的积极讨论,这就是一个无脑沙雕短文,博君一笑就得了|˛˙꒳​˙)♡

——————————————————







Web在梦中醒来,他在黑暗中把手轻轻放在自己胸口。梦里只有风和一个模糊的身影,唯一的色彩就是飞扬的红色发带。

没有任何意义的梦境,却让他几乎淹没在巨大的孤独感中。

他静静地独自走出去,站在天台上,看着夜色被黎明席卷,然后太阳慢慢升起。

晨风吹动少年的衣角,黎明降临人间。


这一幕被摄像机记录下来,成了第二期节目的开篇。


新的任务伴随新的一天开始,50名练习生需要在4天的时间内学习《星辉》的主题曲——《弥漫星辰》。然后在第5天接受考核,并根据考核成绩进行主题曲的排位和下一轮挑战优先权的分配。


小赞跟林和缩在B班练习室的角落,一脸懵逼的看着大屏幕上放了两遍主题曲的舞蹈编排,看着大家你来我往的点评:“还好,还好,没有特别难。”看着花蝴蝶站起来,随意比划着就跳完了最开始的一小节。

两个小可怜,闻到了一丝绝望的味道。

“赞爸比,你学会了吗?”

“你忘了你赞爸比考核跳的海带舞了吗?!!!”

“赞爸比,不如咱俩收拾收拾去楼下整个摊子卖烤肠吧,好歹还能赚一笔。”

“不!林和!我们不能放弃!小和,zan起来!”


练了一上午,林和问小赞:“你在想什么?”

小赞:“我已经想好我们的烤肠摊的logo了。”

林和:“……”

小赞:“走!我带你去找你王爸比!”

俩人扶老携幼鬼鬼祟祟的摸去了A班练习室的门外,像家里第二次闹饥荒的难民亲戚一样扒在玻璃门外张望。Bo神正站在队伍的最前边,带领整个A班一起练习舞蹈动作,他话不多只是一遍一遍的提醒大家:“再来一遍。”

后来大家努力拿到A的主要动力就是为了进王老师的舞蹈补习班,说的人太多了节目组还特意剪了一个小锦集:“努力拿A,为了Bo神!”“这么拼是为了进A班,啊?不是,不是荣誉感,我就为了上Bo神的辅导班!”多么质朴的愿望啊!


俩人扒在门口看了一会,并没有打扰他们,又默默回到B班,开始死抠视频里的动作。

Web眼神的余光看到门口红头发的身影一闪而过,他知道是谁来了,也并没有停下来。

做了那个莫名其妙的梦之后,他有意无意的,有点逃避和小赞的相处。


两个舞蹈白痴在默默努力,林和动作记得特别快特别全,但是跳出来味道就大变样了,你也说不上来他问题出在哪里,就是奇像大马猴。小赞呢,根本没跳过舞,一切从零起步。

林和动作记得快就教赞爸爸跳动作,肖赞是个美学达人还是个细节控,就不厌其烦的给林和纠正他的每一个动作到底哪里出了问题。俩人就像瞎子背着瘸子走路,相互扶持着艰难前行。

场面既动人又可怜,逼的从来不太主动说话的温辰都非常腼腆的主动提醒:“你们有个动作,好像一直搞错了。”他其实挺担心自己没头没脑一句话让对方心生不悦的,但是又怕林和再教下去,B班会诞生一只新的……大马猴。他的忧虑是多余的,俩人就像父老乡亲迎接八路一样,热烈鼓掌欢迎温老师进行讲解。从此,温辰就稀里糊涂的加入了扶老携幼学习小组。


温老师兼职过舞蹈老师,很会因材施教,他鼓励小赞很有灵性,也提醒他因为入行太晚肢体有一些僵硬:“肖赞,你太硬了,要软一点。”

林和可能累懵逼了,一下没反应过来,突然没头没脑来了一句:“男人不许软,男人就要硬!”

小赞:……孩子,你这时候就别开车了。


做完第一次软度训练的小赞躺在地上,像一条咸鱼。

他暗暗握紧了兜里的五块钱,有一种跳起来爬上任意一辆公交车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的冲动。

林和在旁边小心翼翼的问:“肖爸爸,你是哭了吗?”

小赞转过头看他,脸上没有泪水,眼睛里倒有一股倔强:“这才哪到哪啊。”

“浩瀚无垠中~渺小星辰,亿万光年路~从不回头!”


肖老师一开始并不理解为什么这个节目需要在一个全封闭的环境下进行训练,没有假期,没有手机,切断外边的一切联系。直到现在他才明白,在这种环境下你才会全身心集中在这一件事上,小赞感觉这是他一辈子最专注也最努力的时刻,甚至丧失了对食物和睡眠的渴望。

凌晨三点半,B班的练习室只剩下他们三个人了。


林和趴在地上复习视频,温辰带着小赞对着镜子重复最难的一节动作,小赞倒是能跳下来了就是重心不太稳,温老师走到他身后,双手虚扶着他的腰:“这段动作都在手和腿上,你的重心就要稳,腰一跟着晃人就看起来很散,动作也不干净。”


林和凭借动物直觉一抬眼,就看到B班玻璃门外站着穿着红色A班班服卫衣Bo神。他帽檐压的很低,看不清表情。

林和浑身僵硬的回过头看到温老师手还在肖爸爸腰上,瞬间感觉魂飞魄散,大事不妙。这就好比,你在看小说一抬头看到班主任站在旁边,你在闯红灯一抬头看到交警叔叔在对面,你在偷看小,黄,片,一抬头你妈在你家门口。(?????)

你的一个爸爸在“打情骂俏”,一抬头,另一个爸在看着他。

完了完了完了,这个家庭要破解,哪怕我马上就冲向金牌调解把这俩人一堆陈芝麻烂谷子的事跟调解员们哭诉完,我的王爸爸也不会再回头了。

林和大喊一声:“温老师,你也教教我!”


但是门外的Bo神已经离开了。


小赞诧异的回过头,看到林和趴在地上直抠地板,纳闷的问:“你怎么了?”

温辰看他支支吾吾不说话狂挠地,有点担心的说:“是不是太累了,要不然今天先回去休息?”


小赞抱着他的绿色大水壶,对着B班角落的镜头说“拜拜”。林和在后面问:“温老师,你睡觉浅吗?”

温辰点点头:“嗯,容易醒。”

林和苦着脸笑:“那就好,那就好,你今天睡觉小心点哦~”我的一个爸可能会半夜爬起来给你套麻袋╥﹏╥


林和看看一无所觉的小赞,也不知道还能给他留什么忠告:“您就自求多福吧,爸比。”





——————————————————

吵架已经来了,和好还会远吗⁼̴̤̆ ꇴ ⁼̴̤̆

鬼知道一开始只是想扩写一下自己写的那个100多字的小段子,结果我们山东人都是开挖掘机的,越挖越深,越挖越深……